【方志于都】于都苏区大力发展农业生产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1-28 08:03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于都,地处赣江上游,土地肥沃,水利资源丰富,具有发展农业生产的优越自然条件。可在土地革命前,农村经济是封建私有制经济,农民的土地被土豪劣绅所霸占,大部分农民无田可种,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农业生产每况愈下,广大农民处于极端困苦之中。

  随着土地革命的不断深入,大批贫苦农民获得了土地,劳动热情空前高涨。但由于全县耕地面积较大,农民刚分得土地时,一些偏远田地未得到充分的开发和利用,土地荒芜现象比较严重;加之生产工具落后,肥料不足,粮食生产一直徘徊不前。1932年春后,随着红色区域日益巩固和发展,党和苏维埃政府开始把工作重点放在发展经济、巩固政权上来。当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发出“消灭荒田,开垦荒地”的号召后,于都、胜利两县迅速掀起了开垦荒坡、荒地的高潮。中共胜利县委以“不荒一寸土”为口号,组织了数百人的开荒队,进行突击垦荒;于都县委则要求广大农民在春耕时,不空闲每一寸土地,并要求在旱地、荒地中广种杂粮。因此,全县的农作物种植面积成倍增加,粮食总产量也大幅度上升。

  为战胜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的危害,各级苏维埃政府及时组织群众大力兴修水利,动员青壮年组成“冲锋队”“突击队”,除对季节性强的重要水利设施进行应急抢修外,还采取义务投工和集资等方式新建水陂、水塘和灌溉渠道,使一大批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的土地变为旱涝保收的良田。

  随着反“围剿”战争形势日益严峻,大批青壮年参军参战,走上前线,农村的劳力因此而大量减少。每到农忙时,劳动力更显不足。于都、胜利两县将留在乡村的男女劳动力组织起来,开展广泛的劳动互助和生产协作,以自愿的形式建立耕田队,在农忙季节开展劳动互助,或者在户与户之间以工换工,开展生产协作。为解决耕牛和农具等不足的困难,大部分乡村建立了犁牛合作社,将耕牛和犁、耙、辘轴等农具统一管理,统一调配使用。有的则发动农户集资购买耕牛,轮流饲养,共同使用。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的劳动互助,政府和人民群众都不会忘记红军家属和烈属的生产,每当大忙时节,总是优先安排劳动力和农具。劳动用工和生产资料的互助与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的一家一户生产模式,开始萌发了新的生产方式,从而给农业生产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发展农业生产中,各级苏维埃政府注意发挥妇女的作用,号召广大农村妇女解放思想,改变旧的封建传统和陈腐观念。广大妇女纷纷放脚下田参加农业生产,掌握各种耕种技术,成为当时农业生产中的一支生力军。

  另外,儿童和赤少队也是农业生产中的辅助力量,各级赤少队组织及各类学校注意增强少年儿童的劳动观念,号召他们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建立起儿童肥料所、儿童菜园,还将平时所积的肥料送到军烈属田中。农忙季节,少年儿童则活跃在田间地头,送茶送水,捡拾稻穗,帮助播种培土。

  各级政府在抓好农业生产的同时,注意防范的破坏。1934年秋收时,为破坏红军后方的粮食供应,对赤白交界区域的农业生产进行破坏,常常窜入苏区,或放马吃禾,或抢劫已收藏的稻谷。对此,各县县委和县苏政府,遵照中共中央、中央人民委员会、中革军委及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武装保护秋收”“不准敌人抢去苏区一粒粮”的指示,组织人民群众携带武器下田突击割禾,坚壁清野。胜利、于都两县的夏收任务,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1934年秋收时,由于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敌人更肆无忌惮地抢夺粮食。登贤县大田区(今属赣县)属赤白交界的游击区。为使该地区已熟的粮食免落敌手,登贤县和于都县组织毗邻苏区的赤卫军模范营和赤少队员千余人,带上武器和收割工具前往大田,帮助当地农民抢收稻谷。

  由于苏维埃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的艰苦努力,于都苏区的农业生产得到迅速发展,每到收获季节,稻菽飘香,呈现出一派喜人的丰收景象。从1931年起,粮食产量连年递增。靖石乡的苏区老同志在1970年代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回忆说:1933年的早稻普遍丰收,一担谷田多的可以收到2担2斗5升谷子;一般是一担谷田收2担谷子;最少的一担谷田可以收到一担谷子。靖石地区平均每人分到10担田,这年是贫苦农民生活大翻身。参加座谈会的唐三凤说:“我家分到2个人的田,共有20担谷田。1933年割到30担谷子。我2个人吃饭,线担谷子。这样年年有余粮。”

  农业生产的大发展,不仅提高了苏区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力地支援了红军的反“围剿”战争,并为苏区工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CopyRight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