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全国首个有机农业生态示范小镇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8-29 16:18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你如何对待土地,土地就会如何回报你。”田月皎在兴义镇发展有机农业,坚持不用农药和化肥。她和伙伴们执著地用手和虫子战斗着,大约两个多小时,她就捉了近千条虫子。

  在田月皎眼中,有机农业不仅是搞搞种植业。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也是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的产业。在有机农业生产、加工与再生产的基础上,他们还会向相关的会议、销售、配送、旅游、培训、酒店、康复等服务方向拓展,构建“三产联动”的新型产业发展格局。

  入夜的新津县兴义镇格外安详,在静谧的农场里,田月皎打着手电筒、猫着腰,翻动着菜叶。在虫害爆发期,一条条虫子正啃食着她的团队辛苦栽种的蔬菜。有机生物农药对付虫卵和幼虫还可以,对付成虫就不容易了。她和伙伴们执著地用手和虫子战斗着,将一条条害虫捉进水桶里。大约两个多小时,她就捉了近千条虫子。

  “你如何对待土地,土地就会如何回报你。”田月皎在兴义镇发展有机农业,坚持不用农药和化肥。有机农场的产品已进驻仁和春天等商超,为每亩田创造出比传统种植方式高几十倍的收益。

  这个翔生有机生态农场仅是田月皎和两位合作伙伴蓝图中的一部分。他们拟投资20亿元,用10年左右时间将兴义镇打造成以有机农业为核心的全国首座有机生态小镇。

  去年,田月皎和兴义团队的伙伴探访了欧洲的一些国际知名小镇。从德国的弗莱德保到法国的第戎-博恩、克吕尼、里昂……看得越多,体验越多,他们越有信心做好兴义镇。有机农业在国内国际整体上是相对同步的,兴义几乎立即能融入全球的氛围之中。

  在来到兴义镇之前,田月皎已经在上海将有机农业做得风生水起。她的百欧欢有机生态农场成为上海世博会有机蔬菜指定供应商,法国总统萨科齐就尝到百欧欢出品的蔬菜为原料的沙拉。

  2009年,田月皎和合作伙伴到新津县考察时,得知兴义镇这个纯农业乡镇,区域面积39.3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5460亩,总人口3.4万,其中农业人口3.1万。作为新津县城的水源保护地,兴义镇境内严格限制工业的发展,经济发展以农业和第三产业为主,居民收入偏低。兴义镇很多青壮年农民离开土地,离开老人和孩子外出务工挣钱,兴义镇想改变穷困、破旧的面貌,却苦于无力吸引投资。

  距离县城只有5公里,兴义镇为环境保护、水源安全,做出了“牺牲”。但这个发展缓慢的小镇,在田月皎眼里却是发展有机农业的绝佳选择。兴义镇有3万多农民,田月皎很高兴不用像在上海一样到处去找农民来种地。田月皎成为成都翔生实业公司董事、成都翔生大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营运长,在成都从事有机农业、生态、节能和环保等相关产业。

  田月皎将上海的技术团队带到了成都,跟了她6年的权长成,来成都做有机农业生产部田间主管。权长成本是安徽的农民,在老家种田10多年,也曾到广东打工,最后追随田月皎做有机农业。

  “她开始告诉我种菜不要用农药和化肥,我不敢相信,那你能种出菜来?”权长成介绍说,不用农药、化肥,怎么控制不让农作物生病,很考技术。比如茄果类,很多病害在老叶中,要及时清除,以防传染。生物农药一般可以杀掉害虫的卵和幼虫,但很难杀死成虫。成虫爆发时很难控制。他们就捉成虫,用水泡、发酵,再喷洒在蔬菜上,把其他虫杀死了。

  冬天、夏天,农场都把大棚关得严严实实,以防虫子飞进去或者爬进去。有机农场不能用除草剂,得用刀和锄头人工除草。两个农民一般要2天才能锄完一亩田的草。育秧时,还要注意别把秧苗当杂草除掉了。此外,农场内还甚至禁止吸烟。

  田月皎自己也要动手捉虫。她对办公室两个年轻人说:“你们两个还没有去抓过虫,哪天晚上约你们,一个人负责一片,一晚上就可以抓1000条虫。”

  她喜欢骑脚踏车在农场里巡视。 做农业,琐碎的工作太多了。但田月皎很享受将办公室设在农场的感觉。“在这里我们可以好好呼吸,不看花草,空气中就有春天的味道,很舒适,我觉得是泥土的味道。我们的草坪不撒尿素,舒服得像毛毯一样厚,可以在上面打个滚,可以闻闻玫瑰花的味道。”

  兴义成为农业部认可的全国有机农业示范基地,成为成都市中小学农业教育基地。人们来农场,用微距拍草莓,看到草莓的种子,很漂亮。孩子们知道了吃芦笋吃的是它的茎。很多人来,每样东西都拿来吃,觉得很有安全感。大厨称赞这是做餐饮最好的东西。这让田月皎感到:“原来我们是被需要的。我们享受在农场工作,我们对农作物有感情,我们生产的东西是美味的,行销就没有问题。因为作假的太多,我们真心做有机,让人觉得还有希望。有人愿意坚持做好的产品,买的人多,供应又增加,相信以后有机产品的价格会降的,更多的人就有福气吃这样的东西。做农业是可以抬头的,可以创造合理利润。所以我知难不难,知苦不苦。”

  前不久,田月皎带队到多个农业大学招聘。他们和大公司竞争,如愿招到29个人,很多人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因为农业大学已经很少有来自农村的大学生了。即便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学生,他们的父母大多也不希望孩子做农业。

  现在兴义镇的农场里,有很多留学生、北大高材生。做农业的经营管理,各行各业都需要人,而且还要和农民打交道。

  农民为什么离开土地?田月皎认为尤其要激发农民尊重自己和这个产业。城市化后,农民的选择多了,不一定要做农业。劳动密集型的农业怎么让人待下来?这必须要有农业的产值支持。传统的农业道路走不通。农民往往缺乏研发能力,只有经验法则。有机农场导入了技术和知识。

  开始农场种的稻米不好吃,去年尝试稻鸭共生,而且选对了新的稻米品种,适合这块土地。田月皎预计今年稻米的新品种将有很好的成果。农场将麸糠制作成肥皂,芦荟做成洗手液,糙米做成糙米咖啡。农场最近推出了果蔬蛋糕,比如芦笋蛋糕、胡萝卜蛋糕,用农场提供的有机食材,可以在农场卖,也可以配送。田月皎还打算在兴义做植物工厂,通过设施内高精度环境控制,实现农作物周年连续生产。

  在记者采访时,田月皎接到老公从外地打来的问候电话。田月皎说,她忙于兴义镇的项目,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回家了。老公问她:“你什么时候陪我去散步?”女儿说,“妈妈爱上成都了。”

  在成都管理涉及一个镇的项目,比起上海管理200亩的农场,田月皎遇到的困难和复杂程度超出最初的想象。目前公司在兴义镇已经建起了1700亩有机生态农业种植示范区,不过她表示:“在这里有亲切的感觉。我听得懂四川话,不会感觉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可能因为台湾有很多来自四川的人。这里资源丰富,这么多淳朴的农民,我又听得懂四川话,我就住得下。”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CopyRight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