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一切要从一棵无存在感的野草说起……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1-13 04:01     来源:聚宝盆计划软件

  初夏的黎明,淡金色晨光如速生的草叶,从一片漆黑的地平线下钻出头来,点亮了创神圣域这片危机四伏的内测之地。这阳光如此温柔地包裹着每一朵朝霞、每一处山河以及栖息于其中的每一只生物,如同绝境尽头的希望之光,驱散残夜最后的阴森。

  与此同时,一小丛真正的草叶沐浴着朝阳,从碎石堆中枯萎的秸秆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仿佛是死灰复燃。从叶片尖利的半透明银色硅晶质边缘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株创神圣域所特有的禾本科物种:神锋剑形针茅的幼苗。

  奇怪的是,这棵今年春天才刚长出来的草苗在这万物欣欣向荣的季节居然枯萎成这样,就像被冰雹打了一样,散成一堆枯草。这也是有原因的:近几年来,植物和僵尸为争夺此地三番五次地展开鏖战,双方寸土不让、伤亡惨重。就像多数时候一样,僵尸的进攻最后以失败告终。但他们怀恨在心,自己得不到,植物更别想得到。于是僵尸们在撤退时采取了焦土政策:他们将所剩最后一批弹药的战斗部中灌入大量的除草剂,尽情地将它们倾泻在这片土地上……当植物们驱除僵尸,开始收拾战局时,这里已经变成一片无法生存的剧毒死地。就连在这里多呆一会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因此植物们全部搬家,远远地撤离这片无生区。而这棵小草就是一颗遗落在这片区域中污染相对较轻的土地内的种子或一小截断落的残根长出来的。

  更不幸的是,根本没有其它的植物型智能生物会来到这里,注意到这株可怜小草的惨状,来救助它。不过它自己也不会因此感到悲伤或产生近似的负面情绪——因为神锋剑形针茅是无感情的。它们作为一种灵智化程度不高的植物型智能生物,其实更接近于植物集体中的“免疫细胞”、“兵器”,除了在战场上杀敌以外,就是处于“闲置”状态,表现得像未进化的普通植物,只会扎根在原地晒太阳。毫无其它与战斗无关的行为,也较少和其它植物交流。

  没有情感意味着神锋剑形针茅的所有行为仅出于应激性和理性。它们没有喜怒哀乐的情绪波动,也没有积极的动力和消极的压抑。它们知道自己有必要去做什么,却不会对这些事在主观上持任何态度。只是顺服于集体的需求,机械性地完成相应任务而已。创神圣域真实的战场上,僵尸军团并非像《植物大战僵尸》系列的游戏里一样会啃食植物,因为吃掉植物这种与自身完全不容的“强排斥性物品”对僵尸的身体有极大的危害。因此筑起前线的植物并非耐啃的坚果,而是不起眼的主动进攻型植物神锋剑形针茅,它们生长快、数量众多、随处可见,而且对敌人有舍生忘死的攻击性。由于毫无感情,这种植物对生命没有留恋,对死亡没有恐惧;加之作为纯粹的“免疫细胞”不顾一切消灭敌害的应激性与坚守前线直至全军覆没的自觉,什么也无法使它们从前方退缩半步。如果敌方使用除草剂和火焰喷射器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对植物武器,它们就成了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这样的植物在战斗中,几乎注定是炮灰。虽然所有的植物型智能生物都没有高低贵贱的等级观念,待植平等。但对这种不顾一切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炮灰,也是无暇救助,因此它们这个物种更常被称为“炮灰草”。对它们来说,肉体的疼痛不会带来心灵的伤痛,就不会主动求助;一出问题只会自己默默地承受,反正也没心理压力和紧张的概念。加之外观与普通的禾本科野草极为近似,无情的它们作为植物型智能生物可谓极不起眼。这使它们在日常生活中难以被贴心的同伴发觉并关照,也令它们在战场上靠外表骗过邪恶的僵尸。

  附注:神锋剑形针茅并非真实存在的植物,切勿当真。这个物种只是我在作品中虚构的。为了让背景设定更详细我还通过查资料给它拟订了一个学名:Xiphostipa sectumsempra,它的属名“Xiphostipa”是“Xiphos”,“短剑”,和针茅属“Stipa”拼接而成;种加词取自《哈利波特》里的切割咒“神锋无影”,即“Sectumsempra”,暗示着这种植物尖锐凶险的草叶和极速偷袭切碎僵尸的进攻方式。

聚宝盆计划软件
CopyRight 聚宝盆计划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